返回首页 新能源

电源、电网协调发展成为热切期待

时间:2014-03-13

“有网无电送”和“有电送不出”这些关乎电力能源行业协调发展的问题被两会代表委员广泛提及,电源电网进一步协调发展成为热切期待。

“有网无电送”与“有电送不出”

据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华北分部主任朱长林介绍,电源电网发展的不协调主要体现在:一方面是“有网无电送”。哈密南-郑州特高压直流输电容量800万千瓦,目前已投运,而哈密能源基地核准和已获“路条”煤电项目仅660万千瓦,今年8月第一台机组才能投运,既无法满足直流投产后的送电需要,也无法保障直流满功率送电,工程作用不能充分发挥。另一方面是“有电送不出”。四川水电“丰余枯缺”矛盾突出,明后年丰水期电力富余500万千瓦左右,但外送通道能力受限,雅安—武汉特高压交流工程一直未获核准。

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风电大国,风电年发电量突破1400亿千瓦时,超过核电,成为火电、水电之后的第三大电源。风电开发高度集中的“三北”(东北、西北、华北)地区装机容量已达6363万千瓦,但由于当地用电负荷小,风电消纳空间不足,跨区外送通道能力有限,大风电无法融入大电网,弃风问题严重,2013年弃风电量达到161亿千瓦时。

能源开发需电网及时配套

预计到2020年,我国13个大型水电基地、15个大型煤电基地、9个大型风电基地的开发规模将分别达到2亿千瓦、4亿千瓦、1.7亿千瓦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秦红三认为,这些大型能源基地与东中部负荷中心的距离一般都在800~4000千米。只有通过建设特高压大电网,构建连接全国各类大型能源基地和主要负荷中心的坚强电网,促进能源资源集约开发和大范围优化配置,才能够保障经济社会发展的能源电力供应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电科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介绍,国家电网公司按照“大基地融入大电网”的发展思路,研究提出了西部、北部能源基地和西南水电基地输电规划,新疆哈密、甘肃酒泉能源基地电力通过特高压直流工程向华中送电,内蒙古蒙西、锡盟和河北张北能源基地电力通过特高压交直流向华北、华东、华中输送,四川水电基地通过特高压交直流向华东、华中输送。通过加快跨区电网建设,可以满足国家2020年风电2亿千瓦、水电3.5亿千瓦开发和外送的需要,做到不弃风、不弃水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陕西能源集团公司董事长梁平表示,目前,陕西已与江苏、湖南、重庆等省市签订能源合作协议,与山东省也初步达成了能源合作意向,落实了电力市场。据了解,国家电网公司规划在陕西建设靖边、陇彬两座特高压交流变电站,靖边-济南、陇彬-连云港两个特高压交流通道;建设±800千伏陕北-江西特高压直流通道,汇集陕北、彬长煤炭基地煤电资源,通过三个特高压通道向华北、华中、华东负荷中心送电。

同步规划通盘考虑

从全国看,东中部地区是我国用电负荷中心,且调峰资源较为丰富,消纳风电、水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市场潜力尚未充分发挥。“解决‘三北’风电弃风和四川水电送出问题的根本措施,是加快跨区电网建设,在全国消纳可再生能源。”蔡国雄表示,“目前的关键问题是大区之间的联系还很薄弱,不能满足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开发和远距离输送的要求。”蔡国雄建议,尽快建立可再生能源集中开发和跨区输电通道同步规划、同步审批的工作协调机制,切实提高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水平。他强调,加强风电开发与常规电源建设统一规划,加快抽水蓄能、燃气电站等调峰调频电源建设,促进风电消纳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李宁平提出,应该大力构筑跨发电、电网、用电三大领域的资源节约机制,构筑发电侧-电网侧-客户侧的“全流程”节能链。

朱长林建议,加快西部和北部能源煤电和风电基地开发,扩大西电东送规模,严格控制京津冀鲁、长三角地区的煤电项目建设,着力优化电源结构和布局,解决雾霾问题。他认为,电网是资源优化配置的平台,我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电网需要承担跨省区优化配置资源的任务。建立和完善由“政府相关部门主导、电网企业为主编制、中介咨询机构评估”的电网规划管理机制。

记者注意到,电源电网的协调发展问题也是今年国家能源局发布的《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》涉及的重点工作。在“大力发展清洁能源,促进能源绿色发展”方面,意见提到:“坚持集中式与分布式并重、集中送出与就地消纳结合,稳步推进水电、风电、太阳能、生物质能、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发展,安全高效发展核电。”意见在强调电源发展的同时,多次强调加强配套电网建设。

中电新闻网2014-03-1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京ICP备14048972号-1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-2017 正规澳门赌场平台-娱乐在线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745号